公司新闻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新闻

世界绿色转型还走得下去吗

来源:      2020/1/6 9:55:54      点击:
    瑞典女孩桑伯格成为美国《时代》周刊年度封面人物,折射生态环保与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国际舆论最关注的问题之一。当前,世界经济增速放缓,动能不足;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正受到保护主义和单边行动的严峻挑战;地缘政治紧张压过全球治理,成为大国关系的新焦点。直观看,这次会议几无进展缘于部分国家围绕碳信用额度计算出现重大分歧。但实际上,地缘政治升温,大国解决气候问题政治意愿显著降低,才是会议不欢而散的深层原因。
  马德里会议没有解决的问题,只好留待明年格拉斯哥大会再议。这期间,温室气体排放会继续增加,减排压力会进一步加大。因此,人们对会议的失望有更深层的含义。所幸,会议协商只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努力的一小部分。会场之外,政府、企业、社会,各行为体的自主行动仍在展开。主要挑战在于,各国如何在履行减排义务与维护国家发展权益之间取得更好平衡。
  1992年通过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》时,国际社会就形成共识,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减排责任。气候变化主要是发达国家在实现工业化的漫长过程中,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积累而成,他们承诺拿出资金和技术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挑战。但一个现实是,发达国家承诺的资金和技术没有完全到位,需要做出进一步努力。
  看当下,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,中、美、欧盟排在前三,中美排放量又占世界的一半。面向未来,美欧等成熟经济体的排放进入平台期,欧盟已制订2050“零排放”计划,未来新增排放量可能主要来自中印等新兴经济体。中印扮演越来越重要的减排角色义不容辞,在这方面中国一直履行着自己的承诺。
  环境约束日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红线。无论从现实还是长远角度,转向绿色发展是中国等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必由之路。就在马德里会议扯皮期间,新一届欧盟委员会正式出台雄心勃勃的“绿色新政”,提出欧洲要在2050年前建成全球首个“碳中和”(即碳净排放量降为零,也称气候中性climate-neutral)的大洲。欧洲采取这一立场,原因不难理解。欧洲传统能源高度依赖域外市场;债务危机之后,欧洲经济增长陷入长期低迷,欧元地位不进反退,英国脱欧更是动摇欧洲一体化前景。因此,向绿色经济转型,不但是响应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、适应气候变化倡议的需要,更是欧洲获得经济增长新动能、占据国际竞争战略新高地和道义制高点的需要。
  而美国与中国在绿色转型问题上有着非常大的不同。欧洲一些人把矛头对准中国失于偏颇。相形之下,美国政府近期在气候问题上出现反复,是出于战略考虑。美国已从能源资源进口大国变成净出口大国。美国可以利用远低于欧洲和中国的能源成本参与国际竞争,当然不愿轻易放弃这一基础性、战略性比较优势。如今美国不但宣布退出《巴黎协定》,而且取消了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减排规定(美国碳排放增量在连续三年下降后,于2018年出现回升)。明显是想利用美国传统能源供应优势降低国内经济成本,增强国际竞争力,巩固美国国际地位。
  中国的条件则处于美欧之间。中美欧都是能源消费和排放大户,转型成本同样巨大。不同的是,美国是能源净出口大国,中欧无此条件。以2018年能源表观消费量计算,中国一次能源总体自给率接近80%,优于欧盟(约60%),绿色发展的迫切性显得不如欧盟。同时,中国与欧盟一样,是能源消费和能源进口大户,低碳经济带来的相对收益变化有利于中欧,不利于美国。